七月夜阑珊

【鼬&佐助】终不似少年时


几年前的旧物。

现在看看,自己的文笔毫无长进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记得那是在刚刚入冬的时候,木叶的气候虽说四季如春,但空气中也微微透着干冷。那天鼬正和母亲一起坐在长廊上,母亲在为他织一条大红色的围巾,鼬便静静的在一旁看书。

期间母亲停下休息,伸手摸了摸鼬柔软的黑发,“鼬,你想不想要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?”

鼬抬起头一脸茫然,“可以吗?我会有弟弟或妹妹吗?”

母亲温柔的笑了,拿起他的手放在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,“嗯,就在妈妈的肚子里哦,再过几个月就可以和你见面了。”

鼬满脸惊喜,他顾不得思考为什么小弟弟会跑到妈妈的肚子里去,他只期盼着能够早日牵着弟弟的手陪他玩耍。

时间就这样慢慢流淌,妈妈的肚子也越来越大,可是鼬还是觉得弟弟长的好慢。

直至第二年的初夏,鼬和父亲一起等在医院的病房外。向来沉着冷静的父亲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,不安的搓着双手,此时鼬才发现,原来父亲比自己还心急。

止水曾说,鼬对弟弟的宠爱甚至超过了父母。因为每次他去找鼬的时候,都是鼬的父亲外出工作,鼬的母亲在家操持家务,而鼬便会守在佐助的摇篮旁。若是佐助睡了,他便坐在一旁看着佐助发呆,不时拿手指轻戳下佐助肥嫩嫩的小脸;若是佐助醒着,他便拿各种玩具去逗佐助笑。而且冲奶粉,换尿布等“妈妈级”的事务也做的得心应手。

八月,有木叶最隆重的夏日祭典活动。这天傍晚,天还没有完全黑透,木叶的大街上便挤满了人。人们穿着华丽的浴袍,三五成群,流连于各种小吃摊位上。孩子们则戴着各式各样的面具嬉戏打闹着。

鼬坐在自家院子里,怀里抱着佐助,透过围墙听到街上热闹的声音,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。

其实夏日祭他已盼了好久,可是偏偏这天爸爸妈妈都外出了,他又不能丢下佐助不管。而他又习惯了隐藏自己的意愿,所以当母亲问他能不能在这天替他们照顾佐助时,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。

“鼬,你要不要去看烟火?”止水站在他们家的墙头上,朝院子里的鼬喊道。

鼬抱着佐助来到墙角下,抬起头对着墙上的止水比了个“噤声”的手势,“止水哥,佐助睡着了,爸爸妈妈不在家,要我看护佐助。”

止水无奈,从墙上跳了下来。探头看了看鼬怀中的小不点,嘴里说着“小孩子还真是麻烦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听到有人说自己的“坏话”,佐助在鼬的怀里蠕动了一下,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止水觉得有趣,伸出一根手指逗弄着小家伙,“要不我们带他一起去吧。”

鼬有些不放心,弟弟才一个多月,随意抱出去会不会有什么意外?

止水看透了鼬的心思,笑着安慰道,“放心吧,我会帮你一起照看他的。”

鼬终是被止水说服,于是抱着佐助一起出了家门。

大街上人来人往,鼬把佐助紧紧护在怀里,止水则在前方为他拨开人群。

“止水哥,我们到底要去哪啊?”鼬看止水带着他们左拐右拐,渐渐穿过了人群。

“我带你们去一个最适合看烟火的地方。”止水略带神秘的笑着。

就这样又走了一段路,三人来到了南贺神社,至此已经完全远离了人群。

鼬和止水坐在神社最高一层的台阶上,“这里会不会离祭典会场太远?”鼬担心看不到烟火。

“放心吧。”刚说完,远远传来了人群倒数的声音,经过时间与空间的扩散,声音仿佛来自天际。

“十!”

“九!”

“八!”

止水和鼬连忙朝祭典会场处眺望,鼬还不忘帮佐助摆正姿势,嘴里轻轻哄着,“佐助,坐起来看烟火好不好?”虽然小豆丁听不懂哥哥的话,但还是很配合的坐在哥哥的腿上,头枕着哥哥的胸口。

“三!”

“二!”

“一!”

“嘭!”

绚丽的烟火在天空中炸开,映着深蓝色的夜幕,变幻出各种形状。色彩纷繁的烟花映在三人如黑曜石般的眸子里,闪现出异样的光彩。

年少时的记忆总是深刻而美好,多年以后,当鼬离开木叶走上叛逃的道路,那晚的烟花为他温暖了无数个孤寂的夜晚。

FIN

评论
热度(1)
©七月夜阑珊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