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月夜阑珊

【火黑】一见“终”情?


架空背景,OOC见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
空气中浓雾还未散尽。黑子握紧了手中的奶昔从M记走出。室内外的巨大温差让他缩紧了脖子,空出一只手拉了拉衣领,随后又赶紧把手放回去,只为贪恋奶昔透过纸杯的那份温度。

然而还不待他将手暖过来,手里的杯子便因身后撞过来的人而打翻。奶昔洒满了前襟,衣服上冒着白色的热气,黑子的心却凉了个通透。

唯一的“取暖工具”没有了,还要搭上一件外套。

黑子低头查看自己衣服的惨烈状况,思索了好久,最后还是抖着身子把外套脱了下来。

再抬头时,“凶手”只留了个背影给他。

感谢上帝给了对方一头红发,使得他即使在大雾天也能如此显眼。

看对方身上穿着的运动服,黑子在心里默默记了一笔。

然而这并不是今天唯一的不幸。当黑子赶到公交车站时,他平时搭乘的那班车已经开离了站台。

于是,黑子穿着单薄的毛衫,缩在站台上吹了十分钟的冷风。

2.

“阿嚏!”

黑子已记不清这是今天打的第几个喷嚏,总之脚边的废纸篓中堆满了一团团纸巾。

再次从纸巾中抬头时,那个红发的肇事者便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所谓的冤家路窄,大抵就是这么回事?

“你好,我是体育部的火神大我,是我们部长派我来的。”

黑子眨眨眼睛,这才想起他们文学部与体育部的长期合作协议。

文学部负责帮体育部写每周的工作日志,相对的,体育部每周派一个成员来帮文学部打扫卫生。

黑子的脑袋昏昏沉沉,鼻腔也痒痒的,心里的复仇之火却“噌”的燃了起来。

自己变成这个样子,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人。

任由心里的小恶魔举起三角叉露出邪恶的笑容,面上却依然保持着彬彬有礼的样子。

“你好,我是文学部部长黑子哲也。今天就麻烦火神君了。”

3.

门窗,地板,桌椅,空调……

火神开始怀疑部长派他一个人来是不是不太英明。

当他将最后一个书架擦完时,太阳已收敛起最后一丝光线。

“擦完了吗?”

“啊?恩!”

火神扭头看向黑子,对方正坐在书桌后翻看着手中的读物,日光灯洒下的清冷白光笼罩在他的身上,安静得让人难以察觉他的存在。

“火神君,你觉不觉得这个书架靠右墙摆放会更好一些?”

黑子放下手中的书,看着左墙边的书架若有所思。

“啊?”

火神抓抓头发,他实在看不出书架靠右墙和靠左墙有什么区别。

“所以火神君,麻烦你帮我把这列书架抬到右边吧。”

“现在吗?!”

火神看看黑子,再看看窗外渐渐黑下来的天。

黑子却完全不在意的样子,末了还贴心的提醒对方。

“搬之前请先把书架上的书拿下来,否则倒下来会很危险。”

火神看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,只好埋下头继续做事。

然而,待他将书架搬完时,黑子却站到他身后,幽幽的开口。

“火神君,我后悔了。果然书架还是靠左墙比较好。所以,麻烦你了。”

Excuse me?!

火神睁大双眼看向黑子,对方却回以他一副坚定的表情。

欲哭无泪……

肚子也在此时配合他的心情,“咕噜咕噜”唱起了悲苦的调子,声音传到黑子耳朵里,黑子吸吸鼻子想着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,然而一个响亮的喷嚏让他内心浮现出的些许罪恶感消失殆尽。

4.

两人走出校园时,空中已浮起淡淡的白雾,掺杂着月色,像丝丝缕缕的云烟。

黑子裹紧了身上的外套,被奶昔浸湿的地方早已干透,污渍也被夜色所掩盖。

火神看黑子走上站台,犹豫着开口询问,“这里有直达xx街道的车吗?”

黑子没有回答,只是点了点头,感冒让他整个人变得慵懒而困倦。

“那请问要坐几路车?”

“11。”

简短的回答对方,想了想又抬头看向身边的人,“火神君不是骑单车来学校的吗?”

“啊……”火神抓了抓头发,有些难为情的说,“我的单车没有车灯。”

“笨蛋么→_→。”

“我又没想到会在外面呆到这么晚!平时放学天都还没黑的!说起来这要怪……话说你怎么知道我是骑单车的?”

黑子暗中翻了个白眼,懒得开口回答对方。

很显然,火神并不记得今早那起“事故”,与其说不记得,不如说对方根本没有意识到。黑子当然也有所觉悟。毕竟自己的低存在感被周围人吐槽了不止一次,而他对火神的“报复”,也只不过是在感冒的催化下衍生出的一场小恶作剧。

5.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“干、干嘛……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“喂!别用那副看变态一样的眼神看着我!我又没有跟踪你,我只是觉得太饿了,所以想提前一站下车吃点东西!”火神被黑子盯得心里发毛,可自己说的确实是实话。

黑子收回目光,朝马路对面的M记走去。当然,火神也跟在后面。

汉堡咬在嘴里却尝不出味道,感冒令黑子的味蕾变得迟钝无比,连平日最爱的香草奶昔也没有勾起他的兴趣。

黑子看着手中剩余的半个汉堡,张了张口却最终放回了托盘,实在没胃口。再抬头看看桌子对面,火神面前的包装纸已经堆起了小山。

黑子感叹着对方的好胃口,拿过书包打算乖乖吃药,却最终发现把药忘在了教室。

“你在找什么?”

“药。”

“感冒药吗?”火神看黑子在包里东翻西找,便忍不住开口询问。其实他早就发现黑子身体状况不好,可是对方冷淡的态度让他打消了上前关怀的念头。

“那个……我记得来时的路上有看到一家药店,要不去那里买吧。”火神犹豫着开口。

黑子从书包中抬头,堵塞的鼻腔刺激着泪腺,冒出几滴生理泪水。眨巴眨巴眼睛,想要将眼泪逼回去,却因用力过猛而直接流了下来……

火神慌了!

“喂!你别哭啊,我现在就去帮你买!”

说完,还不待黑子反应,火神抓起书包就往外跑。

黑子抬手擦了擦脸,盯着手上沾染的泪水发呆。

6.

并没有耗费多长时间,不一会儿火神便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。

“我不清楚你的病情,所以把常见的感冒药都买了一份……”

黑子伸手接过药袋,抬头看到火神红彤彤的脸,不由弯起了嘴角。

“谢谢。”

“哦,不、不客气……”

火神有些无措的挠挠头发。低头瞄了一眼正在吃药的黑子。

“其实……你也没那么难相处。”

黑子喝下一口水,貌似漫不经心的回问道,“火神君以为呢?”

“嘛,没什么啦,就是觉得打扫卫生时你在故意刁难我。不过我也没得罪过你吧?大概是我想多了。”

说完火神还露出一口大白牙朝黑子笑了笑。

黑子低头忍住笑意,好一会儿才抬头回应对方。

“嗯,我觉得火神君也没我想象的可恶。”

有些事情,就让它成为秘密吧。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很喜欢和火神在一起时的黑子。总觉得,火神所具有的“热量”能够填补黑子身上过于冷淡的一面。反之,黑子所具有的让人安心的力量,对于性情急躁的火神来说也是一剂“良药”。我喜欢这种相处起来分外和谐的CP。

这篇文章,虽然没有关于恋爱方面的描写,但是依然从某些层面表达了我对「火黑」这对CP的理解及期望。

总之,感谢观看。

评论(1)
热度(19)
©七月夜阑珊
Powered by LOFTER